與 HIV 共處

HIV 治療和抗反轉錄病毒療法

接受治療且持續不中斷是非常重要的,這裡提供為何如此重要的相關有用資訊。

今日,HIV 感染者可長期且健康地生活 1,能夠實現這一點主要來自於 HIV 的研究進展,包括過去30多年持續研發的新型抗反轉錄病毒療法 (ARTs) 以及 ARTs 合併療法,尤其重要的是,在確診後應儘快開始接受治療。 

研究顯示,20 歲患者開始使用 ART 治療,其預期壽命和一般人相同 2

偵測不到代表的意義?

HIV 藥物治療有六大類

  • 侵入抑制劑 ⁴

    干擾病毒和位於 CD4+ T細胞外部表面上共同受體結合的能力,抑制HIV進入CD4+ T細胞內。

  • 融合抑制劑 ⁵

    干擾病毒和 CD4+ T細胞的細胞膜外部表面融合的能力,防止HIV進入CD4+ T細胞內。

  • 核苷類反轉錄酶抑制劑 (NRTIs) ⁶

    HIV-1 病毒為了自我複製,必須利用反轉錄酶(RT)將它的RNA轉變為 DNA,NRTIs 是假的 DNA 建構模組,當其中一個假的模組被添加到逐漸增長的 HIV-1 DNA 雙股螺旋時,真正的 DNA 建構模組就無法被添加上去,使得 HIV-1 DNA 的建構中斷。因此,HIV-1 RNA 無法轉變為 HIV-1 DNA。

  • 非核苷酸反轉錄酶抑制劑 (NNRTIs) ⁷

    HIV-1 病毒為了自我複製,必須利用 RT 酵素將它的 RNA 轉為 DNA,NNRTIs 會和 RT 酵素結合,干擾 RT 將 HIV-1 RNA 轉變為 HIV-1 DNA 的能力。

  • 嵌合酶鏈轉移抑制劑 (INSTIs) ⁶

    病毒會利用嵌合酶將其遺傳物質 (HIV-1 DNA) 插入(“嵌合”)到被它感染的 CD4+ T 細胞的遺傳物質 (DNA) 內。NSTIs 會干擾 HIV 的這種酵素。

  • 蛋白酶抑制劑 (PIs) ⁸

    Pis 會干擾 HIV 這種稱為蛋白酶的酵素,當蛋白酶無法正常運作時,就無法組裝新的 HIV 病毒顆粒。

HIV 治療包涵上述藥物的組合,通常至少有兩類藥物。

如何確保自己獲得正確的治療?

目前有許多 HIV 治療方案可供選擇,和您的醫師討論有助於找到最佳的治療方法,請參閱「和您的醫師會談」以瞭解更多資訊。

1「正面觀點」調查的這 1,085 名受訪者對他們的治療有多滿意、他們更換治療時考慮的關鍵因素、誰決定更換治療方式。 9

HIV 感染者何時開始治療?

52%

的受訪者在確診後的 6 個月內接受治療。

更換治療方式由誰決定?

55%

的受訪者認為,是他們和醫師的共同決定,因而改變他們的 HIV 治療。

更換 HIV 治療方法時最重要的因素為何?

43%

的受訪者改變其 HIV 治療方式,以減少副作用的嚴重度/頻率。

  • 2下圖是 52% (571名)於確診後 6 個月內接受治療的 HIV 感染者,依照區域、性別、年齡和性取向的分佈變化:
  • 2 變更 HIV 療法的 55% (460) HIV 感染者相信改變療法是他們與醫生的共同決定,請從以下查看此比例如何隨其所在地區、性別、年齡和性傾向而異。
  • 2下圖是 43% (355名)更換 HIV 治療方式以減少副作用的嚴重度/頻率的 HIV 感染者,依照區域、性別、年齡和性取向的分佈變化:

Region

Age

Gender

Sexual Orientation +

Applied filters

區域

年齡

性別

性取向

0%

0%

0%

0%

準備看醫師

別獨自一人煩惱 !

關於目前的治療,
請問有什麼狀況讓你困擾的嗎?
 

若出現下列任一情形,請在方框中打勾

1
2
3

「正面觀點」調查報告

您可以在此下載「正面觀點」調查報告,本報告針對 HIV 感染者有關診斷、公開身分、治療以及與醫師溝通的態度與看法。而有關伴侶/至親好友的看法的新報告將於 2018 年發表!

下載報告

(PDF 8MB)

參與「正面觀點」調查的受訪者觀點

您的故事中有關治療的

如何調整治療方案,讓治療有效發揮?

聽聽 霖霖 和她的醫師如何調整她的療程。

如果聽到更換治療方案的建議,您的感受如何?

看看 Somchol 和 George 如何反應

當 George 在20年前被診斷出感染 HIV 時,他每天必須服用超過20顆藥。現在 George一天只需要服用 2 顆,而且他都會和 Somchai 討論變更療法的事情。

觀看 GEORGE 的完整故事

HIV 藥物治療何去何從?

看看 Sarah 的想法?

Sarah 最近更換了 HIV 的用藥,她說她和醫生都很滿意。她討論用藥狀況轉好的情形,並談到 HIV 感染者可以如何享受人生,因為知道自己還可以繼續活著。

觀看 SARAH 的完整故事

參考文獻:

  1. Murungi A 等人,與 HIV 共存的經驗:診斷與公開–「正向觀點」研究的發現 (Experience of living with HIV: Diagnosis & Disclosure – findings from the Positive Perspectives study)。在 IAS 的 HIV 學術研討會 (IAS 2017) 上報告 ,2017 年 7 月 23-26 日,法國巴黎。摘要:WEPED1423。
  2. Katz I 與 Maughan-Brown B,HIV 帶原者的預期壽命延長:誰被遺棄?(Improved life expectancy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: who is left behind? )Lancet HIV。2017 年。 來源: http://thelancet.com/journals/lanhiv/article/PIIS2352-3018(17)30086-3/fulltext. 最後取得日期: 2017 年 4 月。
  3. Pebody R,NAM AIDSmap,無法偵測到的病毒量 (Undetectable viral load)。2017 年 1月。 來源: http://www.aidsmap.com/Undetectable-viral-load/page/1320141/. 最後取得日期:2017 年 7 月。
  4. Briz V 等人,HIV 進入細胞之抑制劑:作用機轉與抗藥性途徑 ( HIV entry inhibitors: mechanisms of action and resistance pathways)。J Antimicrob Chemother 2006;57:619–27。
  5. 醫藥網 (Medicine Net),融合抑制劑 (Fusion Inhibitors)。來源: http://www.medicinenet.com/script/main/art.asp?articlekey=32105. 最後取得日期:2017 年 9 月。
  6. Chang S-Y 等人,台灣之嵌合酶鏈移轉抑制劑 (INSTI) 抗藥性突變盛行率 (Prevalence of Integrase Strand Transfer Inhibitors[INSTI] Resistance Mutations in Taiwan) 。 Scientific Reports (Nature) 6, Article number: 35779 (2016)。
  7. Wainberg MA 等人,在抗病毒藥物發生抗藥性後開發新的 HIV-1 反轉錄酶與嵌合酶抑制劑的需要 (The Need for Development of New HIV-1 Reverse Transcriptase and Integrase Inhibitors in the Aftermath of Antiviral Drug Resistance)。Scientifica Volume 2012 (2012).
  8. 大英百科全書,蛋白酶抑制劑 (Protease Inhibitor)。來源: https://www.britannica.com/science/protease-inhibitor. 最後取得日期:2017 年 9月。
  9. Young B 等人,病人對於抗反轉錄病毒治療的經驗與觀點 − 正向觀點調查的發現 (Patient Experience & Views on Antiretroviral Treatment − Findings from the Positive Perspectives Survey)。在傳染病週 ( Infectious Disease Week,ID Week) 報告, 2017 年 10 月 4−8日,美國聖地牙哥市。摘要編號#1393。
  10. Thomson C 等人 (2015),確認歐洲醫療照護提供者之 HIV 諮詢的優先考量事項:一項全歐洲調查的結果 ( Identifying Priorities for HIV Consultations among Healthcare Providers (HCPs) across Europe: Results of a Pan-European Survey。在:第 15 屆歐洲愛滋病研討會 (European AIDS Conference,EACS), 2015 年 10 月 21-24 日,西班牙巴塞隆納, PE8/69。